走进华人珠宝大师陈世英的奇幻世界

2019-06-08 02:20:40 来源: 德阳信息港

冠心病的预防和治疗
冠心病要检查哪些
冠心病头晕的原因是什么

点击关注七七艺术,了解更多精彩动态!

尽管我们在嘴上从来不愿承认把江湖留给男人,把珠宝盒留给女人,但事实上,上至女王名媛,下至平民新娘,到头来没有一个女人能逃过这个收藏着珍贵与秘密的小匣子的致命吸引。每一颗宝石都有它的前世今生,是设计师们赋予了这些小石头们化蛹成蝶的魔法。

留着一把大胡子的陈世英,被认为是华人世界里担得起珠宝大师之名的华人。他是位也是至今一位获邀进入巴黎古董双年展参展的华人艺术家。

陈世英说:“世界上宝贵的就是光,在艺术和雕刻上不懂得运用光线的人,就没有资格做设计师和艺术家。”我喜欢陈世英珠宝设计在彩色宝石天然色彩基础上的光影运用。

“为雕刻工具,先做半年学徒”

跟陈世英先生握手,发现他手背上有一处很显眼的疮疤。问及缘由,是一次在做雕刻时刀突然间飞了出来,躲闪不及正好割在手背上,“那次伤得严重,一刀飞过来就看到五根茎,一根筋管一根手指。”

如今很多年轻设计师不懂怎么切割宝石,怎么做镶嵌,怎么做焊接,只会在纸上画画。陈世英是从学雕刻的小学徒起步的。出生于福州的他,后与家人移居香港。少时家庭条件一般,生活简朴,常跟着大人去工厂做零工,“一天就几毛钱工钱,我也因此学会了随遇而安”。

1973年,17岁的陈世英开始做象牙、翡翠、珊瑚雕刻的学徒,就在那个时候学到了很多物理、机械、冶金、以及金属工艺方面的知识和技能,为今后转做珠宝设计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1987年,他融会浮雕、阴雕及宝石切割技巧于一炉,开创了一门宝石雕刻技艺——五面倒影雕刻法,命名为“WallaceCut”(世英切割法),荣获当年的国际设计大奖。

“WallaceCut”的效果非常奇妙,的作品是那件《乾坤日夜浮》,在一块海蓝宝上雕刻一个希腊神话里的荷莱女神,光影重重折射,女神彷佛有多重身,奇妙又玄幻。“其实当时研发这个技术的时候,连工具都没有,市面上找不到能做这件事的工具,我就到机械工厂当了半年学徒,学到了制造工具的技术,自己做好了工具,再回来研究怎么才能完成雕刻。”

时至今日,在创作中陈世英仍然坚持设计、画图、雕刻、镶嵌全部自己亲力亲为,他也从不做量产的产品,每一件作品都是孤品。双手也因此留下了一道道“工伤”。

工作对我而言是一种享受。而的享受,就是做一件以前没做过、别人也没做过的事,我做成了,会觉得,哦,我的存在跟别人还是不一样。

“我的成功哲学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法国人的傲慢世界公认,两年前,陈世英获得傲慢的法国人认可,受邀参展第26届巴黎古董双年展,是半个世纪以来位也是一位亚洲珠宝艺术家。“能跟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卡地亚、梵克雅宝一起参展,我很感恩,很有激情,同时也觉得自己有很重的。”

每两年一次的巴黎古董双年展是世界规格的古董、珠宝盛会,以甄选展商和展品的严苛和高水准而闻名,到今年已经是第27届。“我们获得邀请,表明他们认同了一个中国人对珠宝的执着,所以我更加不能丢脸。”充满东方魅力的珠宝艺术作品一出场就让世界惊艳。

从小学徒到珠宝大师的42年,陈世英记忆深刻的还是当年制作的佛牙舍利塔。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有一位亚洲收藏界的传奇人物跑遍了欧洲、瑞士寻找的工匠,为佛牙舍利制作舍利塔。跑遍了欧美,没人敢接活。陈世英带着设计稿去找香港的冶金师,师傅对他说:“你不用想了,不可能。铸造如此大件的七公斤黄金,绝无可能。”陈世英苦苦寻觅,在瑞士找到了一家铸造军工用品的专业工厂,尝试到第七次时,冶金环节终于成功。之后同样的困难也出现在佛塔中央的空心水晶球设计上。面临水晶球一打就破的困境,他一直打到第九个水晶球才有所领悟;打水晶球的时候有声波在里面活动,它不消失的话波长会越来越强,强到就破了。所以,关键在于如何在打制的过程中消除声波……在解决了涉及七门学科的工艺难题之后,水晶球终于被陈世英巧手挖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通透光明,美仑美奂。

“那真的是用心血打磨出来的,整整两年半。碰到的困难其实不仅是技术难题,更大的问题是它超越了一个人的精神承受能力。”陈世英的成功哲学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有时候你必须要把自己逼得快要死掉,逼到无路可走的墙角,才能做成点事情。”

Q:一般您一天的工作安排是怎样的?

陈:我其实没什么时间观念,早上9点到公司,可能会一直工作到半夜两三点,有时候不吃饭,有时候吃一顿饭,不饿就不吃。时间这东西我觉得是骗人的,我晚上两点钟突然有了灵感,突然想找石头,就起来工作啦。常规的上下班时间制度是为了让社会大轮正常滚动,但是我,我是不正常的,对于创作人来说,你也这样是没办法的,难道我晚上有了灵感也要等天亮再说?

Q:很多人很好奇,东方的珠宝设计已经断层了很多年,您为何这么幸运能取得成功?

陈:我从早的雕刻、宝石雕刻到学习国画、油画、冶金、内雕,再到发明“世英切割”,还有用钛作为珠宝骨架,珠宝创作已经变成了我的修行,我把自己的情感、余生和爱都交给了珠宝艺术,所以,我从来也不会因为经济原因出卖自己的精神。

Q:用钛代替传统的黄金等贵金属做珠宝骨架是您在珠宝界的另一大创举,在你之前,从未听说过钛能做高级珠宝。听说研发的过程前后共花了八年时间,为什么要一次次把自己逼到这么狠呢?

陈:大家都用黄金做珠宝,当然你也用黄金做方便。但对我来说,黄金这种材质的局限很大,你没办法做到随心所欲的境界。比如我今年做的这条金鱼,如果这个体积用黄金做,重量就会是钛的五倍,太沉了根本没办法戴,或者你只能改变你的设计。同等体积黄金和钛的重量是5:1,有了更轻的骨架,我才能随心所欲,完成更多艺术创作,所以一定要想方设法做出来。

Q:年轻的设计师们都很好奇您有什么样的成功感言……

陈:如果你说是因为我在这个行业做了42年,我觉得是不公平的,因为我经常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如果你一天工作八个小时,人家也是八个小时,你是没办法赢人家的,大家都是聪明人。每天多工作一个小时,一个月就多三天半,一年就多一个多月,十年你就多了一年。珠宝设计师不但要懂宝石,还要懂工艺,要懂人体工学、色彩学、市场营销学……这些东西用十年来学可能也没完全学到,但很多年轻人就已经急着做自己的品牌、做营销了。根基还没有打好,功夫还没有练好,就要下山了。

我们常说“好东西人人爱”,真正好的艺术作品是你一眼望过去就会被它所打动,而不需要再进行反复的研究和听专家讲解。陈世英的珠宝就属于这一类真正好的艺术品,它与其他品牌的高级珠宝有着显而易见的区别,这种区别不是设计风格上的,不是选材用料上的,甚至也不是审美品位上的,而是成品与半成品之间的差别。

在看过陈世英的作品之后,你会发现自己以往所见的很多大牌珠宝,在细节上都还有未经修饰的地方,就像写完文章没有润色一样看上去很生硬。之所以会形成如此强烈的反差,是因为现代的高级珠宝基本都是采用的“流水线”的方式制造。

即由专人负责创意设计,由专人负责宝石的甄选,由专人负责蜡模的制作,交由工匠去完成。在整个过程中,设计师的意图未必能得到百分之百的领会和贯彻,就好比一部剧本交到了导演手中,就是由导演和演员的水平所决定了;就算工匠表现得完美无缺,充其量也只是达到而不可能超越设计师的要求。

而陈世英的作品,从创意阶段开始,包括设计、蜡模的制作、宝石的选取、加工、镶嵌,全都由他本人参与,而且大多都是由他亲手完成,因此可以根据需要随时随地对设计进行调整,对产品进行改进,即便在作品完成之后他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从细节上提升的机会——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的每一件作品都是做到没有更好的余地才罢休。

欣赏更多大师作品:

陳世英所發明的「Wallace Cut」,研究光線反射的角度,

使內雕的「荷萊女神」呈現五種不同的角度

阿莱女神荷莱女神是希腊神话中掌管四季的三位女神,分别是代表「萌芽」的春之女神塔罗(Thallo),代表「生长」的夏之女神奥克索(Auxo),及代表「结果」的秋之女神卡尔波(Carpo)。以独创的WallaceCut造成五面倒影,充分表达出女神一者多身的含意。不论是女神的面貌轮廓、发饰纹理,或是周边的衬花图案,都是精雕细琢,一丝不苟,充分表现出女神壮严的神采。

「赤子之心」戒指,重25.76克拉的星光紅寶,周圍以八枚精準切磨的紅寶作為爪鑲,

位置也與星線的角度有所呼應,這就是陳世英獨創的「寶石爪鑲技術」。

必須精密計算切磨的弧度,難度及風險都很大,稍一有誤差,紅寶極可能破裂,

並還在紅寶鑲爪上及周圍搭配黃鑽,更為突顯紅寶的豔麗。

「春之頌」胸針,中央引人注目的是墨魚骨化石蛋白石,以同樣來自海洋的海螺貝為底襯托,

周圍並以鈦金屬為邊,打造出海芋優雅婉約的姿態,細膩鑲嵌繽紛的彩色寶石,

重重色彩與不同的視覺效果交疊,令觀賞者感受到春天的曼妙

「華光吐豔」耳環,在古老的紫檀木上不以爪鑲也不用膠水,以高超工藝鑲嵌上彩色寶石,

如同下方熱烈的火燄所迸發出的星火。為了搭配色澤內斂的紫檀木,

陳世英選用了未燒也未經切割的天然紅寶,每一根爪子都因應不規則形狀而特別打造,

是一件低調而不失光彩的作品。

「森林之歌」胸針,是陳世英蝴蝶系列的代表作之一,

他將蝶翅嵌入母貝嶼水晶片之間,將水晶做特殊角度的切磨,

並在上方鑲嵌鑽石達到「灑金」的效果,使蝶翅不論從哪個角度看來,都能閃爍生輝。

《无名的挣扎》(雕刻)在工艺上,是一次人体肌理探讨之旅;

一双充满力量的手奋力挣扎,誓要撕破黑暗,冲出藩篱。

《蝉》(肩针)不雨花犹落,无风絮自飞。金蝉将飞未飞之际,世间全然静下。

《立身》(雕刻)莲花座上修己身,世俗人间不染尘。

莲花本是出污泥而不染,佛祖显现于莲叶中,与莲叶融为一体,自是不为污泥所染。

《绫罗》(项链)绫罗是中国一种名贵的布料,质料轻、薄、柔、软;

而作品《绫罗》,显示设计师的镶嵌技术再上一层楼。

《笑芙蓉》(项链、耳环、戒指)由玉石雕塑到水晶雕刻,由雕塑工艺到光学的应用,

从传统文化到当今睿智,陈世英在珠宝设计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光阴年华》(耳环)岁月如流,人生如白驹过隙,但甜蜜的一剎那恍如陈年佳酿,令人回味无穷。

《玛丽皇后》(戒指)色彩鲜艳夺目的红宝,散发着璀璨的光辉,震撼心灵,

如美好的爱情能激动人心,带来新生的盼望。

《御前赛宝》(项链)设计师采用了出自乾隆朝代的古董琉璃鼻烟壶,

以无限的创意,在鼻烟壶的两旁加镶一对象,寓意“太平有象”。

《我还在飞舞》(胸针)蝴蝶的色彩好比上帝的调色盘,世间一切色彩尽在蝶翅表露无遗。

《鱼儿的梦》(胸针)七彩神仙鱼是以钛金属铸造而成,整件作品线条流丽,

鱼身镶满不同颜色的蓝宝和彩钻,闪烁迷人,如幻如真,仿如日光下的鳞光闪闪。

《世代相传》(肩针)作品的概念是天伦之乐,

小象在河边玩耍,母亲从后照料,亲切动人,表达出中国人传统母慈子孝的观念,传承世代。

如果还不过瘾,请加ai (长按复制到搜索),了解更多名家作品!

让艺术走入人们的生活,让那些遥不可及的大师作品能在你们面前!

“星球大战”与美苏核军控谈判转折是骗局吗?
【书评】打开一本未来之书
梁思成、林徽因曾为抢救景泰蓝奔走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