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揭开新闻敲诈背后的利益链深圳新闻网

2018-11-30 19:17:36

揭开敲诈背后的利益链_深圳,

上海警方日前对外发布消息称,根据一些企业和个人举报,侦破一起特大敲诈案件。涉案的21世纪总裁等高管和相关管理、采编、经营人员以及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两家公关公司的负责人等8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21世纪到底从事着那些犯罪活动,该案揭开了那些“黑幕”?上海警方对披露了案件详情。

收“保护费”,“有偿不闻”

21世纪原是《21世纪经济报道》报的络版。2010年春节后,站剥离出来,实现独立运营,独立核算。

“当时,我想从原创财经,聚焦资本、股市市场入手,将站做大做强。”21世纪总裁、犯罪嫌疑人刘冬在接受讯问时说。随后,刘冬四处招兵买马,让周斌负责站采编,莫宝泉等人负责广告业务。

2011年初,报社又将“上市公司”板块交由站负责。“报社领导给了我们业务指标,2011年是9000万,2012和2013年是每年7000万,2014年又是9000万。”刘冬说。

为了完成任务,21世纪狠抓广告业务。“2009年后,全国成立了很多私人控股的财经公关公司。一些企业因为对资本市场不熟悉,就会找这些公关公司负责上市前路演、一级市场销售和相关舆论上的保护。”刘冬说,21世纪站主要的公关公司客户有上海润言公司、上海怡桥公司、深圳九富公司、深圳鑫麒麟公司。

说到“相关舆论上的保护”,刘冬供述说,“21世纪属于全国一线财经站,有较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为防止我们报道企业的负面,财经公关公司会找企业以与站签订广告合同、投放广告的方式,让我们封嘴。”

“其实就是保护费。为了不出现负面影响上市,企业不得不和站签订广告合同,这就等于签了一个保护协议。”21世纪主编、犯罪嫌疑人周斌说。

上海警方初步查明,刘冬、周斌授意21世纪通过各种途径主动挖掘、采编IPO(首次公开募股)企业、上市公司的负面信息。当负面报道发布后,被报道企业联系财经公关公司或者直接联系刘冬、周斌要求撤稿。刘冬、周斌则让企业联系莫宝泉,由莫宝泉负责与该企业签订合作协议,并收取费用。

敲诈之后还有二次敲诈

“签订合同后,站会将企业名单统一交给采编部,要求他们不要撰写这些企业的负面。但有些还是会撰写其中一些企业的负面,此时公关公司就会启动‘紧急公关机制’。”据刘冬介绍,对于有长期合同、关系较好的公司,他们会马上撤稿;对于关系一般、有短期合同的公司,广告部就会在公关公司的协调下,要求对方增加广告投放费用或者延长广告投放时限。

祥云飞龙公司就这样被敲诈过。“今年6月,站朱益民对祥云飞龙公司做了1个月的秘密采访并撰写成稿。采访时,对方通过深圳鑫麒麟公司给我打招呼,我没有理睬。”据刘冬回忆,发稿当天祥云飞龙公司再次联系到他,请求撤稿。“经过多番交涉,我决定不再发稿了。”

祥云飞龙公司则在与21世纪站此前“一年30万元”合同的基础上,续签了两年广告投放合同,合同标的100万元。

在21世纪,类似的敲诈并不少见。用21世纪站、犯罪嫌疑人王卓铭的话来说,“这是公司集体行为,公司上下都这么干”。自2010年4月起,21世纪与100多家IPO企业、上市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累计收取费用数亿元。

公关公司与媒体高管之间实现利益输送

在21世纪收取“保护费”的同时,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等财经公关公司也从中获利。财经公关公司的生存之道就是“左右逢源”。在企业和媒体之间,财经公关公司是极为重要的桥梁。

为了让这座“桥”更扎实,很多财经公关公司都会对站媒体高管进行“公关”。周斌在接受讯问时供述,“我记得起来的有:上市公司一桥苗业曾经送给我10万元人民币,上海润言公司的陶凯及其妻子连春晖都送过购物卡,还有深圳鑫麒麟公司的邢达给我5万元活动费和20万元购房款。”

据刘冬供述,他也接受过不同财经公关公司的各种贿赂。比如,2012年底,陶凯以“感谢对公司维系客户的照顾”为名,给刘冬35万元。

“2013年12月,我和妻子去美国看儿子的费用,都是上海润言公司陶凯支付的。”刘冬说,“印象中,陶凯为我们购买了往返机票,共计8万多元人民币,还为我们支付了在美国的租车费、住宿费,共计7万多元人民币。”

媒体人自设公关公司,非法牟利

上海警方查明,21世纪的相关管理人员、在获取巨额利益的引诱下,还私下设立了相关公关公司,非法牟利。目前已经掌握的有:周斌、莫宝泉及周斌之弟周敏设立了广州创众公司,夏晓柏设立了湖南富礼公司,王卓铭与其妻弟孟设立了北京怀溪恒润公司。

据犯罪嫌疑人周斌交代,广州创众广告有限公司2012年左右注册成立,周斌占股40%,莫宝泉占股40%,周敏占股20%。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由周敏和莫宝泉的妻子李晓芸负责。

公司如何盈利?“一般情况下,21世纪上有一些上市公司的负面帖子。这些上市公司通过中间人找到站,希望删稿。我会将中间人介绍到广州创众公司,由创众公司与上市公司签订广告发布合同,再由创众公司与21世纪签订广告代理合同。两份合同之间的差价,就是创众公司的利润。”

“创众公司在收取了上市公司的钱后,将相应的资金汇至21世纪站。21世纪在收取资金之后,会为这些公司做一些广告,并将相关负面报道删除。”据周斌供述,通过广州创众公司,他获利100万元人民币。

走向敲诈的前台

21世纪、犯罪嫌疑人王卓铭在接受讯问时承认,他通过撰写声广健康、海南海药、修正药业、恒瑞医药等公司的负面报道,收取这些企业的好处费。

“大概在今年8月初,我参加发布会,得知了‘声广健康在电视上发布虚假广告、骗取老年人钱财’的线索。”王卓铭在接受讯问时说,他在撰写稿件过程中,主动联系了声广健康董事长陈晓,跟他说了负面报道的事情。

对此,陈晓做了辩解,并希望不要刊登报道,但没有提及好处。“因此我没有理睬,大约在8月上旬,《21世纪经济报道》报刊登了负面报道,同时21世纪也转载了相关文章。”王卓铭供述。

大约两天后,陈晓提出希望删稿,表示愿意出钱解决此事。“我给了陈晓我妻弟孟的,让他们商谈撤稿的事情。”王卓铭说,“考虑到21世纪刊登了这条负面,我又打给周斌,告诉他声广健康希望撤稿,并且愿意出钱和单位搞合作。周斌同意了。”

终,一条利益链形成了。“孟主动联系周斌要求撤稿,并洽谈成功。21世纪收了20万元合作费用,而孟向声广健康收了85万,从中给了我12万。”王卓铭说。

媒体被利用,造成的危害无法想象

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身处高墙之内的犯罪嫌疑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表示了自责和悔过。刘冬说,“如果运用媒体的人心怀不端,造成的危害无法想象。举上市公司为例,如果媒体不能据实报道,或者故意隐瞒敏感信息,或者故意误导读者,那损坏的将是整个市场秩序以及投资人的信心。”

“时至今日,如果给我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会对自己和所有人说,要拒绝那样丑陋的商业模式……”周斌说。

获悉,目前涉案企业已达100多家。公安机关专门开设了号码为“”的报案,欢迎社会各界举报犯罪线索。

聚乙烯土工膜厂家
宁波排烟管道
皮带输送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